教育新闻 ∠  您当前所在位置:主页 > 教育新闻 >
?一人得道,鸡犬升天_人文频道_东方资讯
发布日期:2020-06-06 00:12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回到家乡,杨钊发现自己的老相好不见了,一问才知道因杨家的族妹杨玉环在宫中受宠,被皇帝封为贵妃,堂妹随其他几个亲戚已经被接进宫侍奉了,还被封为虢国夫人。

杨钊寂寞难耐,变卖所有家产跑到成都赌博,结果才一天就输个净光。就在杨钊身无分文、走投无路的时候,成都一位名叫鲜于仲通的大富豪慷慨解囊,给杨钊大把大把塞钱,让他继续享受高品质的生活。有人对鲜于仲通道:“你有病啊,在这个无耻的东西身上花钱。”鲜于仲通笑而不语,心道:“你才有病呢,这个杨钊可是杨贵妃的族兄,说不定哪天就发达了,他现在落破不堪,最容易靠近乎,这叫先期投资。况且,我现在也不缺这点钱,房价便宜的时候你不买,等房子涨到天价了,你再买哪还买得起?”鲜于仲通出手阔绰,一掷千金,很快便与杨钊打得火热。

蜀中时任最大的官??剑南节度使章仇兼琼最近很郁闷,原因是多次巴结讨好当朝宰相李林甫都未成功(不是章仇兼琼不会来事,着实是因为李相国对大多数人都是这个态度),照这么下去仕途上很难再有所发展。官商历来勾结一气,见章仇兼琼苦恼,老朋友鲜于仲通提出从杨家打开缺口,攀附新的靠山。在鲜于仲通的引荐下,杨钊成了章仇兼琼的坐上客。见杨钊面貌俊朗,口齿伶俐,火候一到,章仇兼琼便请求杨钊入京帮忙疏通关系。杨钊说:“我是个贫困潦倒的穷光蛋,连个见面礼都拿不出来,拿什么进京。”章仇兼琼称:“老哥我在郫县存了一些的粮食,兄弟去长安路过正好带上。”杨钊心想:“你逗我呢,光有粮食顶什么用啊,人家皇宫的啥没见过,能稀罕你点粮食?”

次年春天,章仇兼琼让杨钊担任剑南推官,负责向朝廷春贡。杨钊出发,到达郫县,与联络人接上暗号,才发现章仇兼琼说的“粮食”不是吃的谷米,而是价值百万的蜀锦、珍宝等川中特产。杨钊感叹:“原来官场上说的‘粮食’是这些东西,我竟没理解意思,日后还需锻炼啊!”



Power by DedeCms